年度事件提名

2017-01-21 10:45:49

乒羽中心牵手阿里体育

2016年4月8日,“乒羽家园”——乒乓球羽毛球会员服务平台启动仪式在北京举行,乒羽中心正式牵手阿里体育。

近一年多来,中国体育产业发展的主要特点,一是比谁能花钱,二是比谁创造的花钱故事能在资本市场上变成更多的钱。所有中国体育产业的大动作,都是“发展体育产业”的善举壮举,却大多还没有变成供给侧的产品以“拉动体育消费”,而“乒羽家园”的问世,则开启了一个正确的方向,这是一个直指大众体育消费、直指需求侧的“互联网+”产品。

阿里体育基于大数据统计的结论,证明乒乓球仍然在我国具有最广泛的群众基础、仍然是中国的“国球”,经常参加乒乓球运动的人数大约为每年3000万人,超过其他球类运动的参与人数。有识之士指出,虽然中国目前庞大的乒乓球人口中,中老年人所占的比例较大,但这恰恰给“乒羽家园”中的乒乓球家园带来了双重商机——其一是让更多习惯于互联网消费的青少年参与乒乓球运动的商机,其二是让更多喜爱乒乓球运动的中老年人培养出互联网消费习惯的商机。

因此,阿里体育和乒羽中心的这次战略牵手,既是合二为一的,又是一箭双雕的,既是“互联网+”,又是“乒乓球+”。

牵手阿里体育,是乒乓球又一次独领时代风骚,就像过去在竞技体育领域的那些世界冠军、在体育文化领域的诸如“乒乓外交”和“海外兵团”那样,这一次,乒乓球以大众体育和体育产业的形式,成为榜样和先行者。对于中国乒乓球来说,这具有非凡的意义:它不仅是走在了时代前面,而且从来都是走在时代前面。

国际乒联“改规则”风波

2016年3月1日,吉隆坡世乒赛开赛的第三天,国际乒联代表大会如期召开,会议期间的一项提议引发轩然大波,国际乒联要增加乒乓球球网高度的传闻迅速扩散。

其实大会通过的只是“允许比赛中在现有球网安装高速摄像机来采集数据”。在会议上,瑞士乒协提出:“现在很多比赛中,1分球在前三板就结束了,提高球网高度可以缩小发球优势。”瑞士乒协发现在发球和接发球环节,球的高度距离球网很近,在后面的回合中,球离球网越来越远,所以

所以国际乒联通过的只是“收集数据”这一提议。澄清过后,风波平息。没想到短短5个月后,关于国际乒联要改规则的风波再起。这次源于里约奥运会前国际乒联发布的一条微博,微博上称“将有大事件发生,国际乒联将公布比赛新玩法”。这次“新玩法”又无情地被解读为“改规则”了,直到国际乒联真正颁布新玩法是有着自己独立比赛规则的“街头乒乓”后,风波才再次平息。

新提议和新玩法,都是为了让乒乓球更精彩更好玩,无需闻“新”色变,希望以后“躺枪”的情况越来越少。

红双喜“被抹黑”门

2016年8月12日,《纽约时报》发表《里约乒乓的哀歌:碎掉的乒乓球》一文,指名道姓地对里约奥运会乒乓球比赛官方用球进行抨击,称其弹跳不规则,运行的轨迹不可预测,而且经常坏掉。但被文章引用的“新闻当事人”德国名将奥恰洛夫说,他和波尔从没接受过《纽约时报》的采访,也就没说过奥运会用球不好之类的话,“这一点我十分肯定。”在国际乒联8月14日晚间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国际乒联主席维克特和运动员代表也对这篇“抹黑”报道做出回应。

“关于这届奥运会的官方指定器材,我和很多奥运选手都有过交流,得到的也都是正面反馈,包括这次由红双喜提供的指定用球,并没有谁跟我抱怨过球有问题。”维克特还补充说:“从国际乒联的立场以及我个人的角度,红双喜生产的新材料球完全符合标准,否则我们也不会让它走上奥运舞台。”

被《纽约时报》报道所引用的另一位“新闻当事人”李平,在单打比赛结束后于8月11日离开里约,他在德国接受《乒乓世界》记者电话采访时感到非常吃惊。“当时纽约时报采访我时,是通过一个小姑娘做的翻译,提的问题是塑料球对运动员有什么影响,而不是这次奥运会的比赛用球。”李平说自己一直以为回答的是关于新材料球和赛璐珞球使用感区别的提问,“我当时抱怨的是国际乒联改革太多,对运动员有很大影响,刚用新球时,我反手打球总是下网,都不会打球了。我花了一年的时间才适应了新材料球。”

奥运会期间,新加坡名将冯天薇和新科奥运男单冠军马龙作为运动员代表出席了新闻发布会,谈到场馆气氛以及地胶、球台、球等比赛器材时,二人均认为,抛开奥运会的特殊性不讲,器材的使用感受和其他赛事没有什么区别。冯天薇说,至少从女子运动员这边来说,没有发现球的质量有问题,“我们之前有场团体赛打满五场,也没把球打坏呀。”马龙则说:“自从国际乒联摒弃赛璐珞球、改用更安全的新材料球,我们就在不断适应新球,包括我自己,也在不断适应新球带来的变化。我感觉这两年来球的质量越来越好,一个赛事下来也就打坏一两个球,球感和赛璐珞球没什么区别了。”

国际乒联自2014年正式启用更环保、更安全的非赛璐珞材质的新材料球,和之前“小球改大球”、“11分制”、“禁用有机胶水”等改革相比,乒乓球材质的改变被认为是最具革新性的一次改革,在运动员当中引起的反响也最激烈。在新球使用初期,波尔、奥恰洛夫等名将都曾在国际比赛期间公开抱怨过。

红双喜公司总经理楼世和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这两年红双喜一直在收集运动员使用新球的反馈信息,不断研发、逐步完善新材料球。令人欣慰的是,在这次奥运会期间,他没有听到任何来自运动员的抱怨。而红双喜公司产品中心负责人管亚松在仔细观察了《纽约时报》的配图之后,认定那堆列阵般摆放的坏球没有一个是本次奥运会的指定用球,因为球上没有绿色“Rio2016”的标识。他还解释说:“打乒乓球的人都知道,被打坏的球坏点不过是一条缝,而这些坏球上大面积的凹陷多半是踩踏造成的。”

如此这般“被抹黑”,真可谓《纽约时报》让人“长见识”,红双喜身正不怕影子斜。

上一篇回2016年12月第1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年度事件提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