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孔令辉 :一步一脚印名刻圣·勃莱德杯(下)

2017-01-21 10:46:16

李玲修 王鼎华(连载之十一·本文有节选)1993年11月冬训,教练班子引进竞争机制,在队内展开“以赛代练”积分制。每周三、六队内打比赛。每人胜一场加8分,负一场减8分,谁的积分位居前列,第二年就有资格去打重大国际比赛。

这一赛,孔令辉脱颖而出了。冬训开始时,孔令辉的起始分为800分,位于最低档次;而到了1994年初冬训结束时,孔令辉以1500多分位居全队之首,不仅比第二名多了300多分,而且还有打败王涛、马文革两大主力的战绩。

随后在国际赛事中,孔令辉上演了一出“步步高”,2月他拿下第二届世界青年锦标赛男团、男单冠军;6月他先在中国公开赛上获得单打亚军,又在韩国公开赛上击败刘南奎、金择洙等名将夺得冠军。

至此,孔令辉世界排名跃入前二十,显示了巨大的潜力。此时的孔令辉羽翼渐丰,但还需要经受国际大赛的锤炼与考验,蔡振华及时地为造就人才提供了大舞台。

1994年的广岛亚运会,是仅次于世乒赛、世界杯的重大赛事。由于它是综合性运动会,每个国家的奖牌数总是与国家荣誉当然地联系到一起。

蔡振华让孔令辉参加亚运会打团体赛,但在小组赛中让他打了两场后,就将他雪藏起来,小组出线后八进四、四进二都没让孔令辉露面。之后,让他在与韩国队决赛时突然上场,一是给韩国队一个突然袭击,让他们做梦也没想到中国会派孔令辉打第三场,二是有意让孔令辉在决赛中经受大赛的考验。

孔令辉经受住了考验,为中国队拿下关键一分,中国队3比1战胜韩国队夺得男团冠军,孔令辉还与邓亚萍搭档拿下了混双冠军。

通过打亚运会,孔令辉提高了心理素质与技战术水平,成为队里年轻的主力。

这次海河畔的男团翻身仗后,孔令辉不再是三年前的孔令辉,尽管他从未赢过卡尔松,连一局都没赢过,他却命令自己这次一定要赢卡尔松。他要当世界冠军,就要敢于战胜任何强大的对手,如果不敢字当头,也就没有胜利的种子。

有了压倒一切的气势,孔令辉与卡尔松一战打出了火花,打出了水平。他虽然先以大比分1比2落后,但他没有气馁,而是坚守、进攻,结果反败为胜,以3比2战胜了卡尔松。后两局卡尔松每局只得了11分。进入前四名后,更多的人相信了尹霄的预言:看来这回小辉有戏。

打赢半决赛后,不少人纷纷向孔令辉表示祝贺。但孔令辉既没有过度兴奋更没有忘乎所以。他耳边响起父亲的一句话:“小辉,到目前为止,得过全国少年冠军的运动员里,可还没有谁最后成为世界冠军的。”

这句话在孔令辉耳旁响了近七年,他永远忘不了爸爸讲这段话时的深沉目光和严肃表情。

那是自己1988年被调进国家青年队一年后,孔令辉在全国少年乒乓球赛上拿到了冠军。赛后队里放假。他回到哈尔滨同父母一起去看奶奶,妈妈捧杯给奶奶看时,爸爸说了这番话。

从此孔令辉就记住了爸爸这句话,反复琢磨这句话。随着年纪增长,他更加深刻地理解了爸爸这句话的丰富内涵。

然而令孔令辉万万没想到的是,在战胜了队友丁松进入决赛时,却发现对手竟是与自己形影不离的刘国梁。

“双子星”相逢决赛场

天津世乒赛没开始时,住在一屋的孔令辉和刘国梁自然免不了聊世乒赛的事儿。爱开玩笑的刘国梁对孔令辉说:“要是冠亚军决赛让咱俩碰上了,那可怎么办啊?”

孔令辉怔了一下,他没想到刘国梁会开这样的玩笑。当世界冠军?当然想过,可真能打进决赛,而且是我们哥俩吗?

“干脆咱们俩弃权,全当冠军算了。”脑瓜贼快的刘国梁已想出了答案。

小哥儿俩全笑了,显然这样很圆满,既不伤感情,又都当了冠军。没想到,这个玩笑竟然变成了现实。

在1/8决赛中,刘国梁与瓦尔德内尔相遇。瓦尔德内尔是中国队最大的威胁,如果刘国梁失利放老瓦进了半决赛,那威胁远远大于盖亭。

这场比赛打得异常激烈。瓦尔德内尔不愧是乒坛顶级选手,球路变化多端,每次大赛都有新东西。刘国梁凭他发球的绝活儿、神出鬼没的技战术,与老瓦打得难解难分。大比分2平后,决胜局刘国梁陷入了4∶10落后的险恶情势。不过刘国梁手不软、心不慌,他的斗志没有丝毫动摇,他的灵感瞬间降临。他背水一战,把在训练中新练的尚未在大赛中用过的新招儿都用上了。他掉转拍面,时而反胶发球、正胶进攻,时而正胶发球,正手用反胶对拉,并配合反手横打。瓦尔德内尔被打迷糊了,晕头转向,败下阵来。

孔令辉与刘国梁的决赛打得十分精彩。尽管刘国梁打老外有一些绝活儿,但孔令辉对他的绝招儿太熟悉了。他一举手一投足,孔令辉都能猜到他要出什么招儿。从打法上看,刘国梁是不占上风的,他在队内比赛基本赢不了孔令辉。

比赛开始,刘国梁一度以2比1领先,但最终孔令辉翻盘,以3比2摘取圣伯莱德杯。

细心的人发现,在两人站在高高的领奖台上时,荣获世界冠军的孔令辉并没有显得欣喜若狂,他内心的激情似乎受到理智的控制。他脸上的笑容仿佛还夹杂着几分羞涩。

让刘国梁难忘的还有孔令辉那小心翼翼的神情。他太珍惜和在意与国梁的友情了,不愿在这个特殊的敏感时刻因自己的不当言行刺伤朋友的心。

而蔡指导也想到了这点。这么繁忙的大赛他居然细心到关注这场决赛的另一种结果:两个小伙子的友谊和情感是否会受到影响呢?

他特别叮嘱两个小伙子说:“希望你们往后还要像小时候一样好。”

从鲜花和掌声中走出来

第43届世乒赛中国乒乓球队在中国乒乓球史上立下了又一座丰碑:继第36届世乒赛一举包揽七项冠军后,历经二十四载沉浮重上巅峰。

男团冠军:马文革、王涛、刘国梁、孔令辉、丁松。

女团冠军:邓亚萍、乔红、刘伟、乔云萍。

男单冠军:孔令辉。亚军:刘国梁。季军:王涛、丁松。

女单冠军:邓亚萍。亚军:乔红。季军:刘伟、乔云萍。

男双冠军:王涛、吕林。季军:刘国梁、林志刚。

女双冠军:邓亚萍、乔红。亚军:刘伟、乔云萍。季军:王晨、邬娜。

混双冠军:王涛、刘伟。亚军:孔令辉、邓亚萍。

这样显赫的成绩,令全国人民振奋欢呼。特别是男队从谷底重登巅峰,更令人钦佩,而这跃起翻身自蔡振华教练班子接任起只不过用了不到四年时间。

中国乒乓球队载誉由津回京后,徐寅生、李富荣两位领导满面笑容来看望大家。不过出乎大多数人的意料,领导不是给大伙庆功的,也不是送奖金的,而是来给大家泼冷水的。其中有这样沉甸甸的话:“乒乓队谁也不要牛。在这个集体,努力会得到肯定,谁一旦脱离这个集体就什么都不是了。”给大家降温,这是第一轮。

第二轮来自蔡振华,他找到许多不足,然后说:“中国队有个好传统,失败时我们坚信能成功;成功时,我们一切从零开始。”

说是从鲜花和掌声中走出来,但并不容易。人天生是感情动物,不可能面对这巨大的胜利而无动于衷。得意一下也好,激动一下也好,暗暗欣赏一下自己也好,都是人之常情。重要的是膨胀期要很快结束,头脑要尽快清醒起来,因为前面还有更长的路要走,还有更恶的仗要去打。

蔡振华很坦荡,对自己严加解剖,觉得自己打完翻身仗也有点自我膨胀。但他很快从荣誉中走了出来,又变成那个打翻身仗前时刻瞪大眼睛找缺点的铁面教头……

黄胜有次对媒体说了这样一段话,“我觉得有些问题当中也有老蔡做得不够完美的一面。他也被宠坏过。比如天津世乒赛后,他一下子也有点飘飘忽忽、云里雾里的,觉得自己不容易。可能每个人成功以后,都有被胜利冲昏头脑的时候。虽然他对我的态度一直没变,但我也在观察他,工作上的不同意见、跟别人的分歧,和他的思想状态肯定有关系,一个人自我感觉好的时候,就有可能听不进别人的不同意见,幸好他很快就明白过来了。”

领奖台上,孔令辉脸上的笑容仿佛还夹杂着几分羞涩

上一篇回2016年12月第1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第十章孔令辉 :一步一脚印名刻圣·勃莱德杯(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