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奥运大赛前少帅遭病魔突袭

2017-03-20 14:08:43

在备战亚特兰大奥运会的关键时刻,蔡振华没想到,自己的腰伤再次发作备战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蔡振华与他的团队想到了不少可能遇到的难题:第43届世乒赛后,中国队重新成为各国的众矢之的,他们会针对中国的强手加以分析,并找出对付的办法。

奥运会举办地在美国的亚特兰大,气候又潮又热,必须让队员适应这样的气候环境……

他们把可能遇到的困难想得很多,想得很细致,但绝没想到的是,蔡振华的身体出了问题。

4月14日,蔡振华从广州乘飞机去厦门,因为全国乒协杯赛在漳州举行。下飞机时,蔡振华肩背双肩包,手拉登机箱。到了取行李的大转盘前,等行李来了,蔡振华使劲一拽,随即马上停在那里一动不动。一阵钻心的剧痛从后腰窜散开来,他不禁咬牙长吸了一口气,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

汽车从厦门机场开往漳州的路上,蔡振华感觉腰越来越不对劲儿,疼痛越来越剧烈,后来连动都不能动了,只能移至车厢最后一排趴着。忽然,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糟了,怎么感觉这腰的疼痛感和我在意大利犯病时一样!”

蔡振华的腰病是做运动员时落下,主要是运动量过大引起。后来到意大利待了一段就加重了,也是不能动了,剧痛,到医院做了激光手术,把第四、第五腰椎之间突出的纤维软骨环切除了一小块,休息了两个月才恢复。

到了漳州,刚任副领队的黄飚让队医厉彦虎给蔡振华检查一下,赶紧按摩治疗。不料蔡振华的病情却越发严重起来,第二天翻身都困难了,连吃饭都需要人来喂。黄飚正左右为难,忽然听说老领队沈积长来漳州了。他是应许绍发之邀帮助筹备CCTV擂台赛的。黄飚决定去请教一下他,请老前辈帮助拿个主意。

沈积长来漳州后就直奔基地而来,想看望一下蔡振华。他看到蔡振华躺在床上,心里不由得一惊。他了解蔡振华,如果不是伤势严重,这个钢铁汉子绝不会倒在那里一动不动。考虑到漳州医疗条件有限,他悄悄对黄飚说:“马上送他回北京!得到北医三院治疗!”

黄飚立刻给训练局长李富荣打电话,汇报了蔡振华的病情,李富荣下令马上送蔡振华回京,越快越好。

黄飚当即与机场联系,各部门二话不说大开绿灯,立刻安排蔡振华及护送人员乘当天下午的一趟航班飞回北京。得知蔡振华此时不能坐,更不能走,只能趴在担架上,稍微一动就痛入骨髓,机组人员拆掉经济舱最前边的两排座位,给担架腾出空间。

救护车开到了机场停机坪,吴敬平、队医厉彦虎以及机场工作人员一起小心翼翼地抬着担架登上飞机。

飞机一降落在首都机场,吴敬平就发现北京医学院三院的救护车和医护人员已经等候在那里。他们小心地把蔡振华抬下飞机,医护人员立即把担架抬上救护车,快速地朝北京医学院三院驶去……

2010年曹燕华在沪接受采访,她说:“蔡振华能走到这一步,和他有黄胜这样一位妻子有很大关系。”

这话含义很丰富。黄胜自己从来低调,她从不愿说自己对丈夫的事业做了哪些贡献。但有些事人们看到了,听到了,都对这位睿智、贤惠的女人交口称赞。

就说蔡振华病倒这件事,黄胜在接到电话,得知丈夫已躺在北京医学院第三医院时,她的心跳顿时就加速了。怎么会呢?他走时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病倒了呢?

在乘车赶往北医三院的途中,黄胜猛然惊醒:不是突然病倒呀!前一个月他就说过腰疼,当时自己还提醒他注意,因为腰是动过手术的。

1987年,蔡振华在意大利当教练时,有一天突然腰疼得不能动了,腿还发麻。黄胜吓坏了,打电话叫来救护车,把丈夫送到了医院。在护士给丈夫打了一针后,他就睡着了,还打着呼噜。护理人员要把丈夫推进手术室的那一瞬间,黄胜心里突然产生了几分莫名的恐惧。她握了一下丈夫的手,他却因打了麻药而睡着了。因为语言不是特别通,她无法得知丈夫这次手术的危险性有多大,也不知是否有比动手术更好的方案。她只能听从大夫的建议,在手术单上签上自己的名字。

事后黄胜才明白那手术不是特别大,丈夫几天后出院了,在家躺了一个月就康复了。这次怎么样呢?肯定比上回要严重,不然不会这样兴师动众,坐飞机被抬回来了。

一路上黄胜思绪如潮。待到了医院后,她被领进了一间办公室。国家体委乒乓球管理中心副主任杨树安已等在那里。杨树安告诉她,对蔡振华的病情,国家体委领导很重视,北京医学院第三医院领导也很重视。医院准备成立医疗领导小组,尽一切力量来给蔡振华治病。他刚才已与医院有关领导和大夫商谈了治疗方案,一是做手术,二是保守治疗,现在要征求一下她的意见。

杨树安说:“做手术有风险,失败率是5%。失败后果是:一、瘫痪;二、腿瘸;三、丧失性功能。保守治疗安全度高,但疗效甚微。现在你可以考虑一下,定下后告诉我。另外有什么不清楚的地方可找大夫咨询一下。”

曲院长详细地给她讲解了蔡振华的病情,“蔡指导的腰伤很重,我们诊断为腰椎间盘脱出。腰椎是由五块椎骨构成,每节椎骨之间由纤维软骨环连接着,也就是大家常说的椎间盘,在人体跳跃、承重时起保护、缓冲作用。如果椎间盘受损伤会突出,就是腰椎间盘突出。但现在蔡指导的椎间盘损伤严重,不是突出,而是整个脱出了,进入了脊髓腔内,压迫了脊髓神经。如果不及时手术,将脱出的软骨取出,会对脊神经造成不可逆转的损害,使下肢瘫痪。”

黄胜问:“大夫,保守治疗有什么办法吗?”

“这种情况保守治疗恐怕疗效甚微。当然手术时也可能发生意外,损伤到脊髓神经,出现下肢功能异常的后果。不过,我们会尽全力把手术做好。”

黄胜全神贯注地听着曲大夫的解释,明白这次丈夫的病和在意大利时的腰病部位虽相同,但是严重得不能再严重了。她眼前浮现出丈夫平时风风火火的那股劲头,让他注意休息,他从来都当耳旁风。其实在意大利做完手术后医生也嘱咐过的,不能过于劳累,不能过度负重。可为了打翻身仗,他早把医嘱抛到了九霄云外,在训练馆内一站就是一天。听说这还是他当主教练新立的规矩,原来训练时教练是可以坐着看训练的。他立这条规矩时早把他的腰病抛到脑后了。问题是这种强度不是一天一个月,也不是一年半载,转眼五年过去了,铁打的身子这么拼也要出毛病的。

曲院长还告诉黄胜,也曾考虑请外国专家来实施手术,但这需要时间联系、检查、商定医疗方案,怕拖下去病情恶化。而北医三院在国内是治疗运动创伤最有名也最权威的医院。黄胜还了解到,曲院长现在虽然退休了,但还承担着许多学术活动和教学任务。医院决定请他回来主刀,手术的成功概率虽不能说百分之百,但还是有相当把握的。另外还有两名教授级大夫给曲院长做助手,连护士都是主任医师担任,可以说手术组是豪华阵容。曲院长语气温和地对黄胜说:“当然,不同意做可以保守治疗。保守治疗风险毕竟比做手术还是小多了,体委有的领导也比较倾向保守治疗。”

“我同意开刀!”黄胜当机立断,说出自己的意见。

在蔡振华的手术单上签名的不是黄胜,而是杨树安!这意味着什么?这个名字写在手术单上,已经不是以一个主任的名义了,他是代表组织签字的。

4月29日,蔡振华被推进了手术室。在做手术时,黄胜一直等在走廊里。不过这回她没哭,心里很踏实。她感觉所有的风险都被分担了,每个人都会对蔡振华百分百地负责。而手术整个过程中,杨树安也一直守在手术室门口。

进行了一个小时四十多分钟的手术非常成功,蔡振华有望一个月后能下地。

亲人的痴情,使蔡振华心里充满了暖意、爱意。他忽然觉得自己很快就会好起来了,很快就能战胜病魔,挺直腰杆参加奥运会。

没想到没过几天,这对结婚近十载都没吵过架的夫妻,居然产生了严重分歧……

上一篇回2017年1月第1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第十一章奥运大赛前少帅遭病魔突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