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最美的样子

文/陈偲婧 图/许昕姚彦提供   2017-03-21 10:41:55

2009年,姚彦和许昕正式交往,直接省略了表白这一环节,许昕说他们就是水到渠成在一起的。“我跟她好的时候,就觉得能走到最后。”虽然7年前许昕和姚彦年纪还小,但许昕说,“从一开始,我对姚彦的性格和做事的态度就是非常认可的。姚彦是很乐观的人,因为乐观,所以坚强。”

姚彦说,虽然两人从小就认识,但一直到2009年准备全运会时,相处的机会才多起来,当时上海队全部集合在一起,姚彦和许昕每周有两节课一起练习混双,练完就一起出去吃饭。“那之前真没有什么接触,每次发信息也就是让他帮我找男队主力去签几块球板。”

正式交往后,许昕有一天突然说:“你叫我老公吧。”姚彦干脆地表示,叫不出口,只有在发信息的时候,才可以满足许昕的“要求”。通常情况下,姚彦更习惯称呼许昕为“许哥”、“老许”。

“好了以后就没想过分开,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姚彦说,“我们很多地方很像,两个人在一起很舒服,我们经常说同样的话,发信息发同样的内容。有一次我记得特别清楚,我们俩在北京国瑞城吃完饭走出来,掀开商场冬天用的厚门帘,然后同时唱了一句歌‘有多少爱可以重来’,然后对视一眼哈哈大笑,太神奇了我觉得。”姚彦说,许昕是她的“可遇不可求”。

许昕求婚之后,有人介绍姚彦是“许昕的太太”,还把姚彦笑得够呛。“我觉得我们和之前恋爱时候的生活没太大区别,就是称谓变了。”

选择,不练了?还是不恋了?

2009年底,姚彦和许昕一起参加了东亚运动会,都拿了单打冠军。

东亚运动会后,许昕参加了团体世界杯,接着就成为了男乒主力。要说事业上升期,姚彦比许昕还要更早一些,但在东亚运动会后战绩平平,第二年乒超联赛顶着超高身价却又总输球。“那段时间心情特别不好,和许昕聊天的时候他就一直鼓励我。”姚彦最压抑的时候,打完比赛11点多回到房间就开始瞪着天花板,失眠一夜后继续奔波联赛行程。“我有一点压力就睡不着。”

那段时间姚彦特别庆幸有许昕这个男朋友,伤心的时候一撒娇,许昕就会哄她安慰她。“当时听到安慰肯定很舒服呀,不过凡事两面看,现在想想要是不谈恋爱我可能会自己拼命去扛过那些困难,有了依靠和安慰,人慢慢就更加柔软脆弱了。”姚彦记得妈妈说过,她没谈恋爱前像个小男孩,恋爱后变得很女性化。“作为运动员,在场上要有一些男子气概来,连我妈都看出来我的变化了,那真是变太多啦。”

因为成绩的压力越来越大,外界的看法便开始对姚彦产生了影响。“刚谈恋爱的时候我们都跟小孩似的开心,也没有想过藏着掖着不让队友和教练知道,所以过得一点都不累。但在我成绩不好的时候压力就大了,教练会担心你在感情里付出太多,因为这些影响成绩,我们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大大咧咧了。”在国家队时,姚彦一直不认为恋爱会影响她打球,在退役后,她才发现影响是间接存在的。“不是说我不认真训练,而是从内心来讲,我变得脆弱了。每天训练完正常情况应该是补课加班,但我那时更想去医务室或者其他地方看看许昕在不在,这些很小的事情慢慢积累起来,确实对训练有影响。”

2012年,姚彦正式退役。在此之前,她的状态反反复复,“要不要心无旁骛地再往上冲一冲呢?”姚彦也问过自己这个问题,“要么专心打球,不跟许昕好了,要不就干脆别打了,不要弄得两边牵扯,自己也乱,周围的声音也乱,迟早要有扛不住的时候。”在“不恋”和“不练”之间,姚彦没有犹豫地选择了后者。“我问自己要么别谈恋爱了,但马上就被自己否定了,我放不下许昕。”姚彦想,运动员终有一天要退役,不如趁年轻上学体验一下其他生活。曹燕华既是许昕的“师父”,也是姚彦的“师姐”,更是两人爱情一路的见证人

异地,和对的人在哪都会越来越好

姚彦离开国家队,成为一名上海体院的学生,学习之余也教小朋友打乒乓球。虽说和许昕开始了异地恋,但其实两个人见面的次数跟以前比并没有减少。“以前一起在队里我们也是大部分时间在封闭训练和打联赛,跟异地恋也差不了多少。退役后我在选择做什么的时候也是纠结了很久,许昕在国家队是半军事化管理,时间已经很死了,我这边如果也很忙,那就彻底完蛋了。所以我的时间一直很空闲,方便他随叫随到嘛。”

姚彦不愿意被说为了许昕而付出了很多,“其实许昕也在为我们的感情付出,他也是可以选择去哪个俱乐部的嘛,留在上海也有一方面是我在这里的原因。”

刚离开国家队时,姚彦也经历过突然没有安全感的时期,“但很快就过去了,我们每天发个视频,聊两句或者看看狗,感觉比2012年前还要好。”许昕对这种感觉的解释是:“越来越好就是因为她是对的人。”

姚彦和许昕感情好却也不是没吵过架,只不过每次吵架都以搞笑收尾。姚彦细数两人哭笑不得的吵架经历,“有一次因为什么吵忘记了,把我气得关了手机打车就走了,结果到地方发现钱包没带,只好打电话给许昕,许昕说你再打车回来,回去就和好了;还有一次是吃烤串他让我吃大蒜,我不爱吃又走了,这次是我把他钱包带走了,他没法结账。”两次都是钱包充当了和事老,姚彦说现在他们不会吵架,有矛盾都会主动哄哄对方。“和许昕交往让我明白一件事,两个人不要总比较谁是这段关系里的强者,要一起过日子的人,谁先服软有什么关系呢?反正根本没什么大事。”陪伴,一起经历奥运竞争和奥运会

2012年后,许昕开始了里约奥运周期的竞争,四年来陪在许昕身边的姚彦也在感受竞争带来的喜怒哀乐。

“第一次感觉他打球打到无地自容,是2013年全运会。”姚彦用上了无地自容这个词来形容当时她眼中的许昕,“团体决赛丢两分,单打半决赛输了,双打也输了。”姚彦说尤其是在看团体比赛时,她觉得许昕在场上都想挖个洞往下钻,同样体会过打球艰难感觉的姚彦知道,那时候许昕很痛苦。“2012到2013年对于上海队来说是新老交替的阶段,王励勤接近退役,许昕担任主力,角色和压力都不一样了。以前他对八一队队员是胜多负少的,但位置的转变让他压力太大,而且这种压力他以前没有承受过,人在场上就崩盘了。”那场团体决赛姚彦是在酒店用电脑看的直播,随着许昕的状态起伏,她也是整个人处在“乱七八糟”的状态,一会站着看一会坐着看,边看边喊。

比赛结束后,许昕特别难受,发信息给姚彦说想自己静一会,等安静够想找人聊天了,姚彦也很乐意和许昕聊聊比赛的事。“软硬兼施,有时候男人也会作,哄他哄不好就要骂他。”姚彦说许昕不舒服的时候特别“事儿”,这么说也不行那样说也不行,“比赛打不好的时候,他爸爸妈妈肯定不会怪他的,那坏人就由我来做,有时候提不起劲时就要说说他,他肯定要进步呀,不能都是安慰。”姚彦说自己退役以后,反而很多事能看清,运动员在场上需要什么状态她也了解,人要打到顶峰,形形色色的状态都要应对。

2015年世乒赛时,姚彦和许昕的父母一起在现场观战,“单打输给方搏那场,许昕肩膀受伤,妈妈就很心疼,那以后许昕也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走过这个坎儿。”出征里约奥运会前,姚彦就感受到许昕心情不好,没有竞争上单打资格感觉很遗憾。“他在里约周期里没能超过继科和马龙,还是没到那个份上。”和许昕一起来到巴西,姚彦在团体决赛之前就感觉堵得慌,“我一直说紧张,朋友跟我说很稳,我觉得绝对不稳。”决赛现场,许昕打水谷隼那场球姚彦看了第一局就受不了紧张的气氛跑出去了,在看台外面注视着大屏幕,踱着脚步看许昕又追回来两局,第五局打到10:7的时候姚彦觉得差不多了,赶紧匆匆跑进场。“我一进去许昕丢了一分,再接着打出来的球就感觉许昕完全蒙掉了,最后又崩盘。”

输了这场单打,姚彦也一起崩溃了,“双打丢掉第一局,我还想完了破罐子破摔算了,也不紧张了。”比赛结束后,姚彦绕了好大一圈找到运动员候场区,想让许昕第一时间见到她。“那时候我感觉许昕是非常非常失落的。”许昕第一时间得到了姚彦的拥抱,感受到了姚彦的安慰,“那时候我不知道姚彦能进到候场区,看到她的时候,觉得是很大的安慰。”现在回想起里约奥运会男团决赛,许昕摇摇头,“太遗憾太可惜了,不只是当时痛苦,是什么时候想起来都痛苦。国乒男女队加起来就输了这么一场球,自己出现很大的问题,没有把握好机会。最后几分球回想起来,都觉得那不是我,两分是自己连续正手拉球失误。”“但作为家人,我已经觉得他完成得很棒,非常为他骄傲了。”姚彦在聊起奥运会时说。

奥运会后,许昕做好了接下来的比赛可能会打得一塌糊涂的思想准备,但也始终警告自己不能乱输球,在阴影里走不出去,“不想被贴上奥运会输了球就陷入低谷的标签。”许昕说。在全锦赛中,许昕团体赛一局没输,但是一站上国际赛场,他心里的感觉就不一样了。“奥运会输球后,在中国公开赛里我又输给了黄镇廷,虽然想着真是不能再输外战了,但人还是消极的。” 许昕世界杯八进四4比1战胜瑞典的格雷尔,半决赛4比1战胜中国香港的黄镇廷,但他对自己在场上的表现很不满意。“出征前刘指导(刘国梁)和吴指导(吴敬平)一直鼓励我,就怕我出问题。打之前我确实也没感觉到有太大压力,但一上赛场碰到外协会选手,就觉得魂不在,球打不进去。根本静不下来,觉得焦虑,在场上不自信,说白了就是有点害怕,不仅决赛打得不好,之前就打得够差的。”

进入联赛阶段,打到后半程的胜率第一,这让以往不太在意胜率的许昕受到了一点鼓舞。许昕希望能从失利的阴影中走出来得更快一些,他没有给自己定个期限,只是希望自己尽力。“所有的比赛都投入进去,假如投入不够就积极调动自己,逼自己去赢球。”

姚彦最知道许昕在什么时间最需要什么,“姚彦已经比较能适应我焦虑时的状态了,也会看出我那段时间要发疯,人实在不好的时候她会分散我的注意力,状态好、得意的时候又会告诉我一定要注意什么。”

奥运会后的拥抱和节目中的互相支持,让许昕和姚彦这对情侣热度大增。“都说奥运会后国乒红了,姚彦比我更红,联赛里大家见到她都喊得特别大声,弄得我好像在蹭‘昕嫂’的热度一样。”

求婚,“一次就好”的完美经历

恋情公开后,有公司找到许昕希望能帮他策划婚礼,许昕当时很霸气地回答,“不用,我婚礼不用策划。”现在回想起来,许昕哈哈大笑说那时他都没想好领证时间,更不用说想策划求婚或者婚礼了,但他就是感觉这些事得自己来做才有意义。“以前胡思乱想的时候,想过坐滑翔机求婚。”许昕说。

在11月30日领证是许昕决定的,本来想定在两人正式交往的纪念日9月30日,但那时国家队活动频繁,10月30日许昕在外地有比赛,他再一琢磨,就11月30日吧,日子刚告诉姚彦,姚彦就回复说,“我查了黄历,那天宜嫁娶。”

能在杨宗纬的演唱会上作为嘉宾唱歌实属意外。许昕一直喜欢听杨宗纬的歌,奥运会后在直播节目里也说过这件事,杨宗纬知道有许昕这么个铁杆歌迷以后,就问他有没有兴趣来演唱会当嘉宾。“只要我当时在上海,和比赛时间没有冲突就行。”许昕立即答应。选歌的时候,许昕有点纠结,“他最出名的几首歌我唱不上去呀,不能在演唱会上唱劈了。”在拿手曲目里,许昕选了《一次就好》,刚选定就突发奇想,“这首歌好适合用于求婚!”

说做就做,演唱会上的求婚VCR,许昕可是花了好大一番功夫制作。他在手机里挑好照片,折腾了两个多小时,用软件在每一张姚彦的照片上P好适合的歌词,刚发给会做视频的朋友,对方回复说:“照片尺寸太小,要原图。”“因为要给姚彦惊喜,所以只能悄悄翻她电脑,没找到,又翻她手机,还不能用微信发给我,怕有痕迹,用airdrop传的。”原图和歌词搭配终于都安排好了,许昕就开始琢磨怎么问到姚彦手指的尺寸。

一天,许昕告诉姚彦某品牌有个赞助活动,要问一下戒指号码,“中指还是无名指?”姚彦问,许昕的回复是,“每个手指都量一下吧!”姚彦跑出去量了手指,把数据都交给许昕,那时候她还一点没往求婚这件事想。

与此同时,许昕开始邀请两人共同的好友们来演唱会现场见证,最难约的是和他一样征战联赛的丁宁。“丁宁肯定要请来,我说我在演唱会上唱歌她不来,她说要等我领证那天来见证。我只好提前告诉了她要求婚的计划,我说领证有什么好看的,演唱会现场我求婚你来不来?这才把丁宁请到。”

演唱会彩排的时候姚彦恰巧有事没跟着,许昕松了一口气,要不求婚惊喜就该瞒不住了。“到场馆我一看,这么多座位啊,心里就一直祈祷我别唱劈了,一定要控制自己不要因为求婚而把歌曲演砸了。”结果彩排第一遍结束后,现场导演表示,“许昕你大点声唱,我一句都没听见。”许昕立刻反省,总想着求婚的事太紧张了,还是先把歌曲唱好,否则在一片嘘声里求婚也不行。全情投入进歌曲中再唱一遍,许昕马上通过了,接着对了一遍怎么走场的流程,直到彩排结束,许昕还没有想好求婚词怎么说。

姚彦这边眼看着定好要领证的11月30日快到了,还暗自想过许昕估计不会有什么浪漫的举动了。演唱会她兴冲冲跟朋友们一起去,到许昕唱歌的时候,朋友起哄说:“你快上去,许昕要求婚了。”“人家开演唱会唱歌怎么可能求婚呢!”姚彦反驳完没多久,就发现VCR上变成了她的照片。“我当时想这是许昕给我的惊喜,还蛮开心的,结果怎么突然跳出来几个字‘would u marry me’啊?我就蒙了。”又蒙又紧张的姚彦,当时只顾着念叨一句话“哎哟妈呀这什么情况!”

到了许昕下场送戒指求婚环节,姚彦觉得自己的脸都要烧起来了。许昕打开戒指盒的一刻,姚彦脑子里想的是,“什么时候买的戒指呀,我在之前一天还和许昕说起过,戒指不用买贵的,平常一点就行。许昕还答应我好好地说,行我去找个代购。我说你过两天去卡塔尔到那边买呀,许昕说,代购更便宜。完全把我骗了,演技太好了。”

许昕看着姚彦很蒙的表情心里很是得意,“可是没哭,我想她肯定会哭出来呀,结果还嬉皮笑脸的,弄得我有点纳闷。而且她答应求婚后回头看见丁宁,怎么比看我求婚还激动。”许昕回忆起当时,悻悻地说,他唯一没算到的就是姚彦的反应。

“又开心又傻,怎么可能哭出来,光顾着傻乐了!”接着姚彦爆料说,许昕求婚的时候好紧张,嘴都在发抖。

“如果我紧张的话,怎么可能那么流畅说出来?”许昕反驳道。

求婚的视频上了微博,许昕本想回看一下姚彦蒙的表情,结果看完视频自己蒙了。“她怎么抱着丁宁没完没了,好像丁宁和她求婚了似的!再看姚彦自己发的微博,她更激动的竟然是丁宁来了。”嘴上这样说着,许昕的脸上却是掩饰不住的开心。

在此之前,姚彦从来没有憧憬过被求婚这种浪漫的事情,怕麻烦的她甚至想结婚也不要办婚礼,简简单单两家人吃个饭就好了。2014年东京世乒赛期间,姚彦偶然路过一个婚纱店,看着漂亮的婚纱,憧憬了一下“如果我穿上应该会很好看”,这是姚彦唯一一次设想过和结婚有关的事。面对惊喜的求婚,姚彦说自己是“相当满意”,“当天所有的一切都满意,我和许昕的好朋友都在现场,大家都见证了这一时刻,我们的爸爸妈妈还有好多人都看了视频,微信里‘家庭群’、‘老年群’里都在发消息祝福我们,这种感觉特别好。”

平时姚彦还会帮许昕训练,那时候姚彦会夸许昕正手打得好,但说得更多的是各种提醒,“多点交叉步,别偷懒,反手得多加强!”许昕说:“她挺崇拜我正手拉球的,其他的时候不确定。有时候会说反手没她打得好,可能是想给自己找存在感。”

平常生活中,许昕经常会给姚彦发信息说,“老婆你记得收一下快递,我给你买了个娃娃。”后来姚彦收到一只巨大的熊玩具,她说:“那熊放在家里,都被狗狗咬出棉花来了。”比赛时发的吉祥物娃娃许昕也都要抱回家送给姚彦,除此之外,许昕抓娃娃的技能一流,“基本每次我都会抓个很大的娃娃,或者抓很多种,姚彦挺崇拜我这个技能。”许昕是姚彦的“模特”,姚彦用相机记录了不少许昕的生活,有时候模特也会拿起摄影师“不知道为什么这么贵的相机和镜头”,拍下姚彦的生活瞬间。

许昕支持姚彦的各种爱好。“姚彦喜欢旅游,出去玩一趟十天半个月,如果周末闲着也可以去近的地方玩;还喜欢摄影,这东西更没完没了,灵感来了对着一个场景就能拍好久,所以我不担心陪不了她的时候她自己会寂寞,总跟我视频让我看看不同的风景也挺好的。”欣赏的同时许昕不忘吐槽,“姚彦特别喜欢喝咖啡,吃完饭要来一杯,不知道还以为她生活在国外呢。”

作为姚彦摄影爱好者修行道路上的模特,许昕给自己的这位摄影师也有评价。“她以前给我拍的照片确实不是很好,经过慢慢摸索,现在比以前进步多了。”许昕说自己虽然是个尽职尽责的好“模特”,但姚彦最喜欢拍的是咖啡厅或者胡同里的景色。“她经常会发来给我看一下新作品,或者在朋友圈里展示一下。”

姚彦喜欢把旅行中看到的事情分享给许昕,“其实许昕也想去玩,他们生活很枯燥,每天就是训练吃饭睡觉,顶多在房间里打打游戏,所以我去国外就发些视频来让他也看看外面的世界。”

两人在一起,碰到阳光好的时候,姚彦要抓住机会拍一些合影,即使只是在车里,两个人也玩得很开心。

上一篇回2017年2月第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爱情最美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