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赛前我就相信我们能赢

文/陈偲婧 图/边玉翔   2017-03-21 10:42:02

刘诗雯在决赛中战胜朱雨玲

饶静文带领队员激情助威

刘高阳/冯亚兰

武汉安心百分百首夺凤杯“再练练,得练到我心里踏实了呀。”乒超女团决赛前有一天的休战时间,主教练饶静文带着武汉安心百分百俱乐部的姑娘们在训练馆练球,训练已经进行了两个小时,面对已经略显疲态的队员们,饶静文开玩笑式地鼓励道。

第二年征战乒超,武汉安心百分百花了上千万引进刘诗雯、冯亚兰和张瑞三名队员,去年这支乒超新军一亮相就获得女团亚军,今年夺冠的目标不言而喻。饶静文说:“老板出钱打造这支团队,就是要拿冠军,但我当过运动员,我知道在奥运会后大家都会有个调整期,因此在第一阶段的目标我制定为:能磕磕绊绊打进第二阶段就好。”

刚当主教练,队伍就输球了

“李导(李屹)刚离开的时候,我确实感觉人有点空,一下就没有依靠了。”第五轮客场对阵长白山农商银行俱乐部前,曹臻心里有点打鼓。在此之前她们3比2战胜过山东鲁能,3比1战胜过武汉安心百分百,相比这两支队伍,长白山农商银行并不算强队,可没想到的是,对方在这场比赛中反排阵容,一号主力王曼昱打双打和第五场,结果她拿了两分,加上第一盘胡丽梅1比3不敌袁雪娇,八一京博控股就这样以2比3输掉了比赛。

“输了比赛我压力挺大的,心想别人肯定会说,李导走了以后队伍马上就输球了,曹臻能力还是不行。”但她很快就进行心态调整,告诉自己也许是凑巧输的,重点是不要在意别人怎么看,她和队员都尽力了就好。俱乐部的队员们都可以感受到曹臻那段时间的纠结,她们憋足了劲想赢场球。第六轮八一京博控股3比2力克北京首钢,刘鑫和孙铭阳的双打配对立功,木子和胡丽梅又各自补上一分。赢了比赛后,“曹指导的脸色比之前好多啦。”木子说。

其实在带队方面,八一体工队的中队领导和赞助商京博控股都没有给曹臻施加压力,“目标是打进前六,如果能进前四打到第二阶段更好。”曹臻说,大家对她说的都是鼓励,但运动员一说比赛就想赢的个性没法改变,她也非常想带队把2016赛季的乒超联赛打好。联赛过半,队伍的成绩很争气,只输了两场球,曹臻说:“我们后半程只需要抓住一两个已经输给过我们的队伍,晋级半决赛的机会就很大了,当时就想一定要进半决赛,要不真是太可惜了。”

遇到困难,大家凑分

八一京博控股在2016乒超赛季遇到的困难挺多,主教练中途换成曹臻,一号主力木子的状态也很不好。队伍的阵容比较死板,木子通常要打两场单打,而且至少守住一分,但全锦赛后,由于生病,木子的体重急剧下降,只剩90斤出头。比赛中,她的腿经常在第一场单打打到四局之后就会控制不住地颤抖,如果再打第二场,只能咬牙坚持。然而球队的好成绩可以给刚当主教练的曹臻信心,也可以给木子坚持的动力。“曹臻退役以后,我变成了八一队最大的队员,有了要带领大家的感觉,2015年就特别想带队进前四,但队伍实力确实欠缺太多,我觉得在场上有心无力,但2016年我们比赛一开始成绩很好,让我看到了希望。”

曹臻觉得木子和以前不一样了,责任心特别强,一直想带队打好球,而且特别支持她的工作。“木子是个脾气很直很冲的人,但在联赛期间,无论她在赛场上碰到什么困难,下场后从来没跟我臭过脸。其实我当过运动员,特别理解队员球打不好的时候不爱听教练唠叨,可木子没有一次这样。”曹臻特别感谢木子对她这种无声的支持。

联赛上半程队员打得顺风顺水,八一京博控股的双打胜率很高,加上胡丽梅坚守第五场,木子在场上又拼命,这保证了她们总能凑齐3分赢得比赛。但曹臻是个喜欢把困难准备做足的人,下半程开始前她就和队员开会说,“上半程双打胜率高是因为对手对我们重视不够,不是因为我们水平高,孙铭阳第一次打联赛,刘鑫也是二队水平,如果对手开始重视我们的双打,要做好一场都赢不了的准备。”

果然,到了联赛下半程,八一京博控股的双打很难赢球,队伍一度陷入了低迷,这时候,木子对曹臻 “有声”的支持起了很大作用。

曾经的双打搭档,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

八一京博控股唯一一场在赞助商主场博兴县京博体育馆的比赛,对阵的是长白山农商银行这支终结过她们连胜的队伍。赞助商对这场比赛非常期待,队伍也很重视,因为从排名上来看,如果这场球拿不下来,进四强的希望就渺茫了。比赛中,曹臻把胡丽梅排在第一场,因为觉得胡丽梅对王曼昱有得打,结果胡丽梅0比3就输了,在场上并没有调动起来。

曹臻心里着急,可没想到身边正准备上场的木子先说话了。木子一脸严肃地问刚下场的胡丽梅:“这么重要的比赛你就这么准备是不是?”队员们一下被木子震了一机灵。最终,木子拿了两分,孙铭阳在第五盘2比1战胜刘斐,帮助八一京博控股3比2获胜。当天晚上全队一起开总结会,开到了半夜两点多。

再下一场对北京首钢,两支球队面对的是谁输谁就提前退出前四竞争的局面。正是有了上一场比赛的经验教训,胡丽梅才在第五盘战胜了丁宁,帮助球队最终获胜。“胡丽梅第一局大比分落后,磕磕绊绊咬了下来,局中我告诉她,你抬头看看丁宁,发烧都没好利索,你站在她对面不要害怕。”曹臻讲起那场关键的比赛时说,“第二局胡丽梅就打得特别好,开始双手举拳头和我互动了。比赛里胡丽梅要是能和我互动,就差不多能赢了。”

场上场下,曹臻都不是个严厉的教练。“可能因为都做过队友一起训练过,感觉还都是朋友,好几次都是木子先急了,我一看她都教训过队员了,我就别再说了。”曹臻说她的举动还引来了木子的不满,“木子总说教练要有威严,多说说队员,可我总张不了口,所以在我们队里就是我唱红脸木子唱白脸,她来‘当坏人’。”曹臻说木子这“有声”的支持很管用。

上一篇回2017年2月第2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决赛前我就相信我们能赢